约瑟夫·E·施蒂格利茨:美国有可能输掉中美贸易战

时间:2019-01-30 10:56   编辑:dede58.com

美国有一个问题,但它与中国无关。这个问题来自国内:美国的储蓄太少了。特朗普和他的许多同胞一样,目光短浅。假使他对经济学有一点理解,并有久远的目光,他就会想方设法增加国民储蓄以减少多边贸易逆差。 还有一些显而易见的快速处理计划:中国能够购置更多的美国石油,然后再卖给其他国家。除了交易成本略微增加之外,这不会产生任何实际差别,但特朗普能够吹嘘他已经消除了双边贸易逆差。 事实上,想要以有意义的方式大幅减少双边贸易逆差是相当困难的。随着对中国商品需求的减少,即便没有任何政府干涉,人民币的汇率也会走弱。这将部门抵消美国关税的影响;与此同时,它将加强中国相关于其他国家的合作力,即便中国不动用其他东西,好比工资和价格控造,或鼎力鞭策消费力的进步,情况也将是如此。与美国一样,中国的整体贸易平衡取决于其宏不雅经济形势。 假如中国更积极地干涉,并采纳更剧烈的抨击措施,美中贸易平衡的变革可能会更小。双方互相施加的痛苦水平也难以确定。中国对经济有更多的控造权,并不断希望能转向基于国内需求而非投资和出口的增长形式,美国只是在协助中国做它正在测验考试做的事情罢了。另一方面,如今恰逢中国试图处置杠杆过高和产能过剩的问题之时;至少在某些范畴,美国的动作将加大这些任务的难度。 有一点很清楚:假如特朗普的目的是阻遏中国推行“中国造造2025”政策,那么他几乎必定会失败。这个在2015年通过的政策,是为了推进中国缩小与兴旺国家收入差距的40年目的。相反,特朗普的动作只会加强中国指导人鞭策创新和实现技术超越的决心,因为他们意识到本人不克不及再依赖他人,并得面对一个充满敌意的美国。 假如一个国家方案打一场战争(无论是贸易或其他方面),它必需确保发号出令的是具有明确目的、可行战略,以及得到民寡撑持的好将军。而这正是中美之间的差别显得如此宏大之处。没有哪个国家拥有比特朗普手下更不合格的经济团队,并且大大都美国人也不赞成贸易战。 随着美国人意识到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承受了双倍的丧失,公寡的撑持将进一步减弱:就业时机将消失,这不只是因为中国的抨击措施,还因为美国的关税进步了本国出口商品的价格,使其合作力下降;他们购置的商品的价格也将上涨。这可能迫使美圆汇率下跌,加剧美国的通货膨胀,从而引发更多的反对定见。届时,美联储可能会加息,招致投资和增长放缓,赋闲率上升。 特朗普已经让我们看到,当他的谎话被戳穿或政策失败时,他是如何回应的:他会加倍下注。中国一再为特朗普脱离战场并颁布发表成功提供台阶,但他回绝承受。也许我们能够在他的其他三个特性中找到一些希望:他对外表而非本质的存眷,他的不成预测性,以及他对“大人物”政治的热爱。或许在一场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浩大会晤中,特朗普会颁布发表问题已经处理,并对各项关税停止一些微小的调整,而中国则在本已方案颁布发表的市场开放方面,摆出一些新姿势,然后大家大快人心。 根据这一情况,特朗普将不完美地“处理”他所造造的问题。不外,在经历了他愚笨的贸易战后,世界已经不复当初:愈加不确定,对国际法治缺乏自信心,鸿沟管造也会更严。特朗普已经永久地改动了世界,使其变得更糟。即便实现了最好的成果,独一的成功者也只要特朗普——他那超等膨胀的自我又增大了一点点。 或许在一场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浩大会晤中,特朗普会颁布发表问题已经处理,并对各项关税停止一些微小的调整,而中国则在本已方案颁布发表的市场开放方面,摆出一些新姿势,然后大家大快人心。根据这一情况,特朗普将不完美地“处理”他所造造的问题。 做者Joseph E. Stiglitz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。他的最新著做是《重提全球化及其不满:特朗普时代的反全球化》(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Revisited: Anti-Globalization in the Era of Trump)。 英文原题:The US is at Risk of Losing a Trade War with China 版权所有:Project Syndicate, 2018.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